三峽大壩產生的問題

三峽庫區從宜昌三斗坪到重慶江津,淹沒面積達632平方公里,涉及20個縣(市、區),100多萬人口。如今的三峽水面以下掩蓋了的文化史蹟和曾經如詩的兩岸風光已不復見,然而三峽大壩自尚在藍圖時期就被討論的生態的威脅以及環境的破壞還有移民安置問題,在建設後這些顧慮更是眾所注目的焦點。

(1)三峽大壩對生物的影響:

有關三峽的生物多樣性問題,一直爭議不斷,曾有專家認為以前由於長江三峽水流較急,一些鳥類幾乎無立足之地,水庫形成後,寬闊的湖面和溫暖的氣候將為鳥兒們搭築起一個「天堂」。同時,水庫把各條河流的食物「攔截」,使庫裡的魚兒們生活得更富足。
 三峽工程對長江魚類的多樣性會有很大影響。"大壩蓄水後,水文條件變了,由於魚的適應性不同,這對適應緩流環境的魚類比較有利,對適應急流等極端環境的魚類比較不利。從三峽地區的魚類總量上看,目前瞭解到的實際情況是,也有很大下降,但這有可能是很多原因造成的,在截流之前就有這個趨勢,倒不一定完全是由於壩。專家認為,衡量魚類的數量有許多不同的指標,諸如捕撈產量、單位捕撈強度的捕撈產量,平均分佈等,並且還要根據時間和地點而改變,所以很難用一個單一的指標來表示。
葛洲壩的修建阻斷了中華鱘的洄游路線,直接導致了中華鱘數量的銳減。三峽大壩會不會造成同樣的結果呢?長江流域的洄游魚類主要有中華鱘、鰻鱺、刀魚、松魚、鱸魚,河豚等。中華鱘要洄游到金沙江,但葛洲壩修建後就只能洄游到葛洲壩了,其它大部分洄游魚類只洄游到鄱陽湖以下,在水利工程的影響範圍以外。
從保護魚類的角度看,當然是保持魚類的原始生存環境最好,但修水庫是很複雜的問題,決策不能只決定於魚類。
長江有190種特有魚類,其中90%在上游。水庫可能使某些種類增加,但會侵害特有種類,不利於生物多樣性的保持。

(2) 三峽大壩對交通的影響:

三峽工程斷航後開始的翻壩運輸將面臨新的考驗。
三峽蓄水不會造成斷航,有人擔心蓄水後,三峽大壩下游會出現斷航甚至是枯水。三峽工程專家說,無論是三峽大壩的上游還是下游,在蓄水期間,一切的航行都正常進行,不會出現所謂的枯水情況。這是因為,為了保證下游航道的水深,必須保證上游有每秒3410立方米的下洩流量,而蓄水後,從上游到達大壩的水流量要遠遠高於這個下洩流量。所以這樣一來,既可保持下游航道的暢通,又可以起到蓄水的作用。
三峽蓄水後將保證船舶過壩安全 三峽蓄水後,上下游水位落差高達幾十米,從壩下60多米的水面,要上升到壩上135米的江面,船舶到底如何行走?修建三峽雙線五級船閘的武警水電部隊總工程師朱俊華將其形象地比喻為:「大船爬樓梯,小船坐電梯。」據介紹,雙線五級船閘分南北兩線獨立佈置,相當於陸路上的雙車道。船上下大壩分開通行,每條線上有五個閘室,總長6442米。比如,船從壩下往壩上行船時,先進入五閘室,入口處的閘門關閉後,船閘自動充水,將停舶在閘室內的船舶往上抬升,待該閘室內的水位與四閘室平行時,打開閘門,船上到四閘室。如此反覆,船像爬樓梯一般不斷攀升,直至到達壩上水面,完成過閘過程。另外一種船舶過壩方式,是通過升船機完成,相當於人坐電梯。升船機將在未來的6年內建成。屆時,噸位較小的船隻將通過升船機一次性提升過壩,通過時間比走雙線五級船閘要少。據瞭解,所有船舶過閘無需交費。

(3)三峽大壩對自然環境的影響:

蓄水前的庫底清理工作包含了垃圾糞堆、病菌處理、工礦企業有毒物質幾項。這些物質若不能清理徹底便連帶影響了長江中下游地區,往後的水質保護、安全發電和傳染病問題。
以大陸環衛部門的分析結果:有機質含量在2%至12%之間,鉛、砷等重金屬含量約在0•05%至0•7%之間,若在三峽成庫前不清理,則長江將要接納相當於約20萬噸的化學耗氧量和數千噸重金屬等污染物。垃圾堆放場產生的滲液對水質的影響將達100年以上。還有另一項危險來自傳染病。根據調查結果,重慶段長江水質中大腸桿菌的指標在洪水期比枯水期更高,這是因為暴雨、洪水把岸邊的廁所、生活垃圾、醫院廢棄物沖入江中所致。若不能完善清庫,建壩後的水質就堪慮。三峽地處傳染病、地方病高發區,還有庫區城市裡密集的鼠群若不滅絕,往上流竄將成鼠疫。這些殘留在庫底的污染源不清走,就是三峽潛在的「生態殺手」。

(4)三峽大壩對生態氣候的影響:

蓄水後的三峽大壩可能破壞了長江流域的自然生態,其中以泥沙和河道的影響最為嚴重,建壩阻斷的天然河道進而使流態發生變化,導致壩址上游泥沙淤積,大壩的運作後的河湖海洋關係的改變也直得關切。不但如此,清庫工作的不完善和建庫前砍伐的大量林木產生的有害氣體,也會對大氣造成污染。擴大的水體和水面也將改變水汽分佈帶,連帶地也影響颱風行徑方向。主因是長江三峽大壩引進副熱帶高壓長時間徘徊在長江中下游,而且降雨量也比往年要高出許多,也讓颱風來襲時所造成的災情更加嚴重,這也就是為什麼台灣和日本不斷受到颱風侵襲。

(5)三峽大壩對附近居民的影響:

在建壩前的移民問題,在建設後這些移民更是無處容身,不論是心理上移民對故土的眷念或者是經濟層面的生計困難,還有由於大工程中龐大數額的款項流轉中因貪污等弊端導致的安置問題。可以由當地報紙的投書中看到:

為了三峽大電站,百万移民作貢獻;
為了移民大搬遷,中央特定條例和文件;
內容豐富很規範,同時發放了移民款;
地方政府不照辦,一萬零八就是(所有的)錢;
地方政府貪污犯,空挂銷號也做得來;
移民遭殃中央受騙,強行銷號掙大錢;
不得已,我們來到壁山縣,含淚打工盼青天!

這是官僚中官官相護的醜態,建設後安置移民的問題仍然蔓延。成千上萬的居民被迫遷移,政府說他們的生活將比以前改善,事實上只有公務員及共產黨工才是受惠者,因為他們優先獲得配備房屋。這從大陸的三角形地位劃分,底為農中為工人上尖為黨員和軍人的次序是可以想見的。一般老百姓就不見得好過了,對於一輩子都種田的老農民而言,沒有其他的專長,被迫遷移的結果便頓失所依。

(6)三峽大壩對文化遺產的影響:

中國幾千年來的文物流變,在長江流域的文明發展、景觀遺址千百世代的開展著,但自二期水位在二00三年六月一日,承載著所謂億萬中國人夢想的三峽大壩一百三十五米蓄水開始,埋葬了重慶市的涪陵、豐都、石柱、忠縣、萬州、雲陽、奉節、巫山以及湖北的巴東、秭歸等地。長江三峽一些人們熟悉的景物將從此沈睡在煙波浩淼的高峽大湖湖底了。 古城以一種新的面貌在未被淹沒的高地重新塑造,移民大多維持著舊有的生活方式,但也逐漸融入了新現代的氣息,新城中新舊交融的氣息蓬勃著,但若要追尋昔日古城的文化風貌也僅剩殘跡餘骸片片。